许国利用什么手段杀害妻子(什么原因促使许某某如此残忍对同床共
发布时间:2022-08-21  

  幼年失去双亲的许国利,成长过程可以说是非常曲折。初中时候因为干农活,耽误了中考。但是,短暂的意志消沉之后,他决心出人头地的愿望更加强烈了。

  为了生计,他去贩鸭子卖,租住了来惠利父母的房子,他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——来惠利。

  彼时来惠利不过是同仁堂的一名普通职员,工作之余经常回到父母家,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居然发现租住她父母房子的鸭贩子有几分帅气,而且很有上进心。

  短暂地接触过几次后,来惠利发现他家庭条件不好,但是不甘心贫困;虽然没上高中,但是志向远大;贩鸭子又累又脏,但是在他手中井井有条。

  这是一个不甘平庸的男人,来惠利心里暗暗给这个男青年点赞,每周回家看望父母的次数也更加频繁了。

  但是来惠利的父母是反对女儿和鸭贩子交往的,退一万步讲,一个杭州市的女孩,怎么能找一个绍兴农村的鸭贩子呢?太门不当户不对了吧!

  于是,来惠利不情愿地在父母的安排下,嫁给了一个当地人。许国利也心灰意冷,找了一个女人结婚,算是给自己的人生一个交待。

  许国利的创业历程充满着失败,他渴望着爱和被爱,但是,来惠利的出嫁,让他真正感受到了挫败感,他一定要找补回来。

  当许国利贩鸭子赚得第一桶金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的商业版图开辟到了上海,这个时候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辛苦持家的妻子、年幼儿子的上学问题,而是要去杭州,带走一个人——来惠利。

  来惠利见到许国利的第一反应是惊喜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有一个男人对她念念不忘,他老了,但是精神了,干练了,他还带来一个消息“他有钱了,要把她带到上海,一起打拼”。

  来惠利对爱情的幻想重新被点燃,义无反顾地辞掉了工作,来到上海,照顾许国利的生意、照顾许国利的生活,照顾许国利的起居。

  许国利要完全占有来惠利的身体和精神,他首先和结发妻子恩断义绝,然后要求来惠利也和家人决裂,在经过多次争吵之后,来惠利的老公选择了放手。

  这一次,许国利的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爱,那是一种完全占有、属于他自己掌控的爱。

  十二年的夫妻,来惠利和许国利在上海挣下创业的资本,回到了家乡。可是,许国利从期货转战养殖业,再回到股市,发现一切都变了。

  辛辛苦苦的投资在多次震荡中,化为了泡沫,连自己大儿子结婚的婚房都是个问题。

  还好,在落户杭州之后,先是来惠利获得拆迁补偿,得到55平米的房子,房子不大,但是一家人住进去还算幸福。

  后来许国利和小女儿也享有一次拆迁补偿政策,这样就是110平米的房子,一家人兴冲冲地开始了装修,憧憬着住在大房子里的快乐。

  许国利为大儿子婚事操了不少心,硬着头皮给来惠利商量,小女儿还小,先把房子给哥哥结婚用,毕竟许家还需要后继有人。

  来惠利反应异常激烈,房子毕竟还有小女儿的一份,况且把新房子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儿子,她心中是一百个不愿意。

  许国利的世界里,没有不可能,更不允许有不愿意。在他去市场购买碎肉机的时候,在心中给来惠利一个“考验期”——一年。

  2020年7月的一天,许国利带着来惠利和小女儿逛了书店,吃了晚饭,一家回屋睡觉前,他给了来惠利最后一次机会,那个110平米的房子,到底是怎么考虑的?

  来惠利背靠着他,不耐烦地说,女儿长大了,也需要一个好的生活学习环境,装修好一家人搬过去就是了,这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?

  悄悄地拿起枕头,把来惠利身子翻过来,按在了她的脸上,直到她的胸膛停止了起伏。

  十几天后,水落石出,许国利用一种极端的方式,将对来惠利的爱和恨,做了一个了解。同时,他将面对无尽的审判和铁窗生涯。

  小编:许国利属于内心敏感型人群,带有强烈的自卑心理,渴望被关注,特别害怕被伤害,尤其是身边最亲近的人。来惠利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走进许国利的内心世界,因为那里充满着复仇的火焰、偏执的暗流、还有那颗对爱情死寂了一年的内心。